中評現場:李克強晤洪森 成果豐碩

中評社北京5月17日電(記者 秦正陽)國務院總理李克強16日上午在人民大會堂同來華進行正式訪問並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柬埔寨首相洪森舉行會談。  李克強表示,中柬友誼是兩國老一代領導人共同締造並精心培育的,歷久彌堅。習近平主席去年對柬進行國事訪問,在新的國際政治經濟形勢下發揚光大了中柬友好。中方願同柬方保持高層交往和戰略溝通,深化務實合作,密切人文交流,就國際和地區事務加強協調,更好造福兩國和本地區各國人民。  “中國政府致力於全面提升中柬合作水平,願同柬方加快發展戰略對接,推動雙邊貿易質與量雙提升。”李克強指出,抓好產能、投資、農業等重點合作項目,助力柬埔寨經濟社會發展和民生改善。雙方可深化防務執法合作,加強在教育、旅遊、文物保護、醫療衛生等領域交流。  李克強強調,明年是中國同東盟建立戰略夥伴關係15周年,柬埔寨將主辦瀾滄江-湄公河合作第二次領導人會議。中方支持柬方通過有關區域、次區域平台發揮積極作用,願與柬方和有關各方共同努力,聚焦合作,共謀發展,打造本地區和平穩定、共享繁榮的命運共同體。  洪森表示,柬方珍視兩國傳統友誼,願同中方落實好已達成的各項共識,保持高層交往,加強在貿易投資、基礎設施、農業水利、科技、旅遊、執法安全等廣泛領域合作,密切在地區和國際事務中的溝通協調,推動柬中友好關係再上新台階。柬方祝賀“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圓滿成功。柬方願繼續積極推動東盟-中國關係與瀾湄合作深入發展,共同維護地區和平穩定與發展繁榮。  會談前,李克強在人民大會堂東門外廣場為洪森舉行歡迎儀式。軍樂團演奏兩國國歌,鳴禮炮21響。洪森在李克強陪同下檢閱中國人民解放軍三軍儀仗隊。全國政協副主席陳曉光等出席。  會談後,兩國總理共同見證了雙方發展戰略對接、經濟技術、基礎設施等領域多份雙邊合作文件的簽署。  當日上午,洪森向人民英雄紀念碑敬獻花圈。

參考來源:|芙婷寶|||||||||

中國評論新聞:《李光耀觀天下》新書發布會在北大舉行

中評社北京7月8日電(記者 王永雪)由北京大學出版社、京東圖書和北大博雅講堂共同主辦的《李光耀觀天下》新書發布會昨日在北大舉行,新加坡駐華大使羅家良在發佈會上致辭,並宣布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發來的賀電。  羅家良致辭表示,作為新加坡建國總理,李光耀先生不但是新加坡發展路程的總規劃師,他也引領新加坡的外交政策,為新中雙邊關係奠定了扎實基礎。在他領導下,新加坡成功克服了嚴峻挑戰,成為一個現代的主權獨立國家。“早在中國對外開放前,李光耀先生就領悟到新加坡與中國交流的重要。因此,他在新加坡和中國戰略建交時,就已經對新中兩國建立密切合作夥伴關係鋪平了道路。今年是新中兩國建交25周年,感謝北京大學出版社發行《李光耀觀天下》中文版。”  隨後,羅家良宣讀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先生特地發來的賀電,《李光耀觀天下》一書收錄了新加坡建國總理李光耀對世界地緣政治,特別是國際社會重要成員國和區域國家發展的看法,同時也表達出新加坡在一些國際上的立場。書裡的觀點是李光耀先生從政超過半個世紀,以他個人對於時局的洞察,以及他與國際領袖間相互往來的經驗所得來的。希望這本書可以幫助更多讀者了解李光耀先生對國際事務的看法,以及認識新加坡的外交政策。李光耀先生長期以來十分關注中國的發展,在本書的第一章中,李先生就以中國為主題,李先生深信中國具有巨大的潛力,同時,可以在區域發揮建設性作用。他希望看到中國取得成功,並且順利融入國際體系。  北京大學常務副校長劉偉致辭表示,當前,我國外交與時俱進,深化同周邊國家,包括新加坡等東南亞國家的互利合作、互利共贏,積極打造周邊共同體;同時提出建立新型大國關係的諸多倡議,積極推動國際秩序的新變革。在此過程中,機遇與挑戰並存,如何抓住機遇,迎接挑戰,需要深入思考,理性行動。《李光耀觀天下》一書所蘊含的寶貴智慧,正是可以給我們提供富有價值的借鑒。

參考來源:|芙婷寶|||||||||

中國評論新聞:中日東海油氣田爭端,到底在爭什麼?

中評社北京7月26日電/7月21日,日本內閣會議批准了2015版《防衛白皮書》。島叔瀏覽了一下,發現日本除了繼續在東海、南海問題上大放厥詞之外,還特別提及了中國東海油氣田的開發,並用“日本已反覆提出抗議,並要求中國停止作業”的字樣進行描述。22日,日本外務省網站特地公布了中國東海油氣田照片,大博媒體眼球。  海外網刊文指出,不容否認,中國強大了,某些時候對外是會有些強勢的舉動,然而東海油氣田這個事情壓根兒跟中國強勢沒有絲毫關係。既然日本再次挑起這個事情,本著以德以理服人的精神,我覺得有必要和日本徹底把道理講講清楚。  中日在東海劃界上為何各執一詞?  油氣田的背後實質關聯的是東海劃界問題。關於中日東海劃界的歷史法律依據,其實島叔在《2049年的中國海上權力》一書中就曾全面探討過這個問題。  中日東海的界限劃分包含兩大部分,一是專屬經濟區劃界,二是大陸架劃界。近幾年隨著海洋問題的日益突出,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都是熱門詞匯,大家並不少見,很多專家也經常將兩個概念混用。其實,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的概念本身及引申涵義都不是一回事情。  專屬經濟區制度是1982年簽署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為方便起見,以下簡稱《公約》)確定的,它從一個國家的領海基線(就是開始測算領海範圍的基準線)起最遠可延伸至200海里。當然,如果國與國之間的海洋距離無限寬,或者說至少達到400海裡,那麼每個國家的專屬經濟區就不會存在爭議。  事實上,世界很多相鄰和相望國家間的海域縱深有限,很難滿足各劃200海里的需求。東海就是這個情況,其最寬處也只有360海裡,中日間的分歧由此而生。  對此,中國主張公平原則,即需要考慮到同緯度海岸線走向及長度比、人口狀況等情況,這也是國際海洋劃界的趨勢;日本則毫不考慮當今海洋秩序公平公正的發展潮流,頑固的堅持“中間線”原則。  日本經常聲稱“中間線”是國際慣例,實則是偷換概念。因為“中間線”只是臨時措施。《公約》確實規定,有關海岸相向或相鄰國家間的海域劃界問題上,一般在爭端各方未達成解決協議前,可以先劃一條臨時的“中間線”,而後再進行調整。而在具體的國際海洋劃界實踐中,從未有1:1的劃分方法,因為這不符合“公平原則”。  在具體實踐中,大陸架制度是海域劃界中常用的規則。這一規則最早形成於1958年的《大陸架公約》,在1982年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得到了重申。

參考來源:|芙婷寶|||||||||

中國評論新聞:中國軍方代表團參加首爾安全對話

中評社首爾9月10日電(記者楊犇堯)首爾安全對話於昨日在首爾威斯汀朝鮮酒店拉開帷幕,來自美國、中國、日本等30多個國家和聯合國、歐盟、北約等4個國際機構負責國防事務的官員參會。  中國軍方派出以薛國安少將為團長的代表團參會,據觀察,中方代表團共由六人組成。代表團成員之一鹿音上校向中評社記者透露,此次參會以學術交流為主。

參考來源:|芙婷寶|||||||||

中國評論新聞:中評現場:習近平新加坡國立演講 懷念李鄧

中評社新加坡11月7日電(記者楊犇堯林艶徐夢溪)今天上午,習近平在新加坡國立大學楊秀桃音樂學院發表演講。中評社記者在現場看到,演講現場座無虛席,習主席的演講多次被觀眾的掌聲打斷。  以下是習主席的講話被觀眾掌聲打斷的幾次重要時刻:  當習主席提到,“中新雙邊關係要提升成全方位合作夥伴關係”時全場響起熱烈的掌聲。  “中國希望和東盟發展好關係。”  “阿裡巴巴里芝麻開門,門開了就關不上了。”  “中國的中等收入人群超過了美國總人口,全面小康重在全面,必須解決。要在把蛋糕做大的同時,分好蛋糕。”  “歡迎90後新加坡青年來到我老家學秦腔、吃蘭州拉面、坐羊皮筏子。”  “中國如果按西方模式發展,全世界都資源都不夠用,但是,我們不走那樣的路。”  習主席鼓勵中新青年“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觀眾鼓掌。  習主席提及他很懷念李光耀先生和鄧小平先生,曾經與李光耀先生共同為鄧小平雕塑揭牌以及李光耀與鄧小平真是“惺惺相惜,英雄所見略同”時,現場響起熱烈掌聲。  鄭永年在習主席演講結束後對中評社記者表示,習主席此次演講用相當大的篇幅談論南海問題,並沒有回避南海問題。此外,習主席還談論了很多中國與東盟關係相關的問題。(後方支援記者:張爽)

參考來源:|芙婷寶|||||||||

中國評論新聞:馬尼拉世貿中心準備就緒

中評社馬尼拉11月16日電(記者 楊犇堯)亞太經合組織第二十三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新聞中心設在馬尼拉世貿中心,位於馬尼拉都會區帕賽市。  作為世貿中心協會成員之一,馬尼拉世貿中心建於1996年,舉辦的第一場活動為菲律賓總統拉莫斯的就職典禮。  在2015年成為APEC峰會的新聞中心以前,馬尼拉世貿中心還是1996年菲律賓APEC的會議場所,見證了兩次菲律賓作為東道主國舉辦這項地區性峰會。

參考來源:|芙婷寶|||||||||

中國評論新聞:巴黎牽動馬尼拉 菲律賓稱15萬警察最高警戒

中評社馬尼拉11月16日電(記者 楊犇堯)法國首都巴黎13日晚發生多起恐怖襲擊事件,造成至少149人死亡。暴恐襲擊發生在11月,正值一系列全球和地區會議召開前夕,包括土耳其安卡利亞召開的G20領導人峰會、菲律賓馬尼拉召開的APEC峰會、馬來西亞吉隆坡召開的東盟和東亞峰會,以及月底在巴黎召開的全球氣候大會。  發生在巴黎的這場突如其來的暴力事件,立刻引起全球各峰會主辦方的極度警惕,菲律賓國家警察總長馬爾克斯週六上午8時20分下令全國150000警察進入級別最高的“全面戒備(full-alert)”狀態,確保所有警力做好應對任何不測事件的準備。  據記者在馬尼拉市內觀察,馬尼拉的主要幹道每隔數百米設有由三名或以上警察組成的哨卡,主辦方開闢專門APEC通道,同時,多條主要道路從記者抵達當日就進行封路,新聞中心只能通過乘坐擺渡車才能進入。據記者觀察接觸,大多數菲律賓警察待人友善,主動向外國人提供幫助。  馬尼拉在數年前發生過菲律賓人質事件,造成8名人質身亡,造成菲國警方在外界的印象中欠佳。菲律賓總統阿基諾日前表示,已經對所有可能在峰會期間發生的突發狀況做了應急準備。

參考來源:|芙婷寶|||||||||

中評智庫青年訪韓團拜會韓國國立外交院

中評社首爾5月19日電(中評社報道組)正在首爾進行為期一周交流訪問的中評智庫青年訪韓團一行於昨日下午拜會韓國國立外交院(Korea National Diplomatic Academy,KNDA)。韓國國立外交院外交安保研究所崔禹善(Choi Wooseon)教授、崔鎮百(Choi Jinbaek)教授熱情接待了訪問團一行,並與訪問團成員就中韓關係、朝核問題、薩德問題等重大熱點議題進行深入交流。  崔禹善(Choi Wooseon)教授、崔鎮百(Choi Jinbaek)教授首先對訪問團一行表示歡迎,並與訪問團成員就共同關心的議題交換了看法。中評智庫青年訪韓團團長、中評智庫基金會國際部主任郭至君對韓國國立外交院的熱情接待表示感謝,並就中評智庫基金會概況作了簡要介紹,同時希望以此次拜訪為契機,在今後進一步加強雙方的交流及合作。  中評智庫青年訪韓團一行於5月15日抵達韓國首爾,於5月16日與韓國外大全球安全合作中心共同舉辦“東亞和平安全的挑戰與訴求”青年學者和專家學者研討會,之後拜會了韓國峨山政策研究院、韓國統一研究院、韓國國防研究院、韓國國立外交院等研究機構,還將與其他主流智庫學者進行座談和交流,以深入了解文在寅新政府執政後韓國智庫學界的思想脈動。  此次訪問團由中評智庫基金會國際部主任郭至君擔任團長,團員包括中評智庫基金會聯絡部主任林艶、中評智庫基金會輿情分析部助理主任金裕超、中評智庫基金會輿情主任分析師束沐、中評社首爾特派記者崔銀珍。  本場座談實錄將擇時在中評網與中評新媒體創意公眾號“思客廚房”刊登,敬請關注。  (中評社報道組:郭至君 林艷 金裕超 束沐 崔銀珍)

參考來源:|芙婷寶|||||||||

中評智庫青年訪韓團探秘首爾青瓦台

中評社首爾5月20日電(中評社報道組)正在首爾進行調研訪問的中評智庫青年訪韓團一行昨天下午參觀了韓國權力中樞——青瓦台總統府。青瓦台內部秀美的風光、具有民族風格的建築、英姿颯爽的維安人員以及其權力核心地位所帶來的神秘色彩,都給訪韓團全體成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由於青瓦台的重要敏感地位,歷史上先後作為朝鮮王朝景福宮後園、日本殖民總督府、美軍行政長官官邸與韓國總統府,一直以來都是這塊土地最高權力的象徵,也是戒備森嚴的禁地,故參訪青瓦台需要十分嚴格的審批手續。  昨天下午,中評智庫青年訪韓團一行在景福宮北停車場東門的指定位置集合,人、證、表一致方可搭上進入青瓦台的專車,而青瓦台的“禦用”安保人員早已在上車處開始查驗證件。登車後,由東南門進入青瓦台,穿越過媒體專屬工作區(春秋館)後便要接受嚴格安檢。安檢結束後,訪韓團一行在導覽的帶領下分別參觀了綠地園、小庭院等自然景觀,並在最著名的本館前合影留念,最後在地處青瓦台西南門的迎賓館結束參訪行程。  青瓦台參觀全程以徒步方式進行,為時約一小時,參觀隊伍前、中、後都安排有青瓦台安保人員維持秩序。除本館、綠地園與迎賓館可以在指定範圍內拍照外,全程一律不得拍照錄影。  據韓聯社報道,韓國新任總統文在寅上任後主打親民牌,重視與民溝通,立志打造開放的青瓦台,因此將辦公場所由原來位於本館的執務室搬到秘書們所在的為民館。文在寅在勝選後曾表示,當選總統後,要將總統府搬至光化門附近的中央政府大樓,而青瓦台或將向公眾開放,成為供游人參觀、游覽的場所。

參考來源:|芙婷寶|||||||||

中評關注:日本又撒彌天大謊來指鹿為馬

中評社香港5月22日電(作者李理)5月12日,日本政府公布了一份報告,其中包括約670份關於釣魚島(日本稱尖閣列島)及日韓爭議島嶼獨島(日本稱竹島)的“新史料”。日本稱這些史料“佐證了日本對相關島嶼擁有主權的合法性”。此次公布的關於釣魚島的史料中,包括清朝18世紀中期“未將釣魚島列入領土範圍”的官方地圖,以及琉球王族1819年登陸釣魚島群島中久場島(史載稱“魚根久場島”)的文字記述。日本政府利用民眾對史料的不了解,又開始了彌天大謊。  日本方面曾強高,釣魚島與琉球的關係,最早起始於1873年,證據資料為收錄於“勵志出版社”與“刀水書房”聯合出版的《釣魚台群島(尖閣諸島)問題研究資料匯編》中的《向琉球藩轄內久米島等五島頒發國旗及律令的文書》。  筆者在日本外交史料館找到其原件,其內容為日本明治政府在1872年10月單方面設立琉球藩後,於次年(1873年)3月6日,派外務省六等出仕伊地知貞馨,自行向琉球政府轄內久米島等五島,頒發日本國旗及律令書,其內容如下:  琉球藩:無奈海中孤島,境界尚有不明之處,難以預料外國卒取之虞。此次,授與你藩大國旗七面,自日出至日落,高懸於久米、宮古、石垣、入表、與那國五島官署。此次交付與你為新制國旗,日後破損以藩費修繕。  而琉球藩於同年(1873年)4月14日,向伊地知貞馨匯報:“懸掛於本職管轄內久米島及另外四島之國旗大旗一面、中旗六面,連同文書已順利交付完畢。”  從上份資料的內容分析來看,明治新政府要求琉球將日本國旗所懸掛之五島,為“久米、宮古、石垣、入表、與那國”,而這五島本為琉球之附屬,其中的所謂的“久米島”與“粟國島、慶良間島、渡名喜島”構成一個島群,本為琉球三十六島之一部分。

參考來源:|芙婷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