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運值夜站長 一人Hold全場

台北捷運站長陳志彥值大夜班,必須忍受只有一個人面對工作的孤獨感。(張立勳攝) 當台北捷運各線列車,凌晨1時收班後,台北車站頓時從人群熙來攘往,歸於平靜與空蕩,此時,會有一個值夜站長,巡查站內各處是否有民眾逗留,還要清點當天儲值或購票的硬幣和鈔票,值此多數人都還在睡夢中的凌晨時分,站長必須獨自一人,孤單工作,甚至離群索居。 捷運最後一班列車回到機廠,旅客紛紛返回溫暖的家,捷運站拉下鐵門,外界都以為站內應該也是空無一人,其實,還有一位站長值大夜班,站長的工作不僅巡邏而已,比大家想像的還要忙。任職台北捷運台北車站的站長陳志彥(下圖,張立勳攝)說,值大夜班,深夜10時就必須到捷運站,一天的工作,先從協助旅客開始,接著迎接末班車,告知乘客如何轉乘,可以抵達離目的地最近的站,通常這時候,乘客會顯得有些緊張,除了清楚告訴轉乘方式外,還要安撫乘客情緒。捷運列車回到機廠收班,原本人來人往鬧轟轟的捷運站,頓時安靜下來,陳志彥表示,他利用半小時到8處出入口,拉下鐵門,順便巡視站內是否有民眾逗留,大約凌晨1時要準備結帳。陳志彥表示,光是台北車站的現金盒就有15個,每個裝滿硬幣的現金盒約10公斤、空盒也有7公斤,必須抬上、抬下,數幣機,他打趣說,每天約有255公斤現金盒,拿來當成舉重訓練,還必須戴上耳塞,避免零錢發出的鏗鏘巨響不停襲來。他說,清點完當天營收大約是凌晨3時,這時候還不得閒,必需開始巡查機房、測試設備,直到清晨5時準備開門,所有工作一定要在開門前完成,壓力不小,若發現設備異常,也考驗初步處理與通報速度。「有辛苦,也有成就感!」陳志彥說,每月要值6至10天大夜班,夜行人生,仰賴運動、飲食,降低日夜顛倒的不適,但最令他覺得辛苦的是,必須忍耐只有一個人工作的孤單,沒有同事可以聊天,下班後,朋友或家人正要出門上班,生活像是離群索居。陳志彥也說,每每趕在捷運營運前,獨自克服設備突發狀況,旅客能夠順利搭車,讓他非常有成就感。

Related posts:

Comments

comments